开启左侧

读广松涉《资本论的哲学》—以价值形态论为中心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8-11-6 14: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c45b5c38375dfea4ac02236ec44974bb.jpg


文章来源:《社会批判理论纪事》                                            

                                             前言
    广松涉先生的《资本论的哲学》,其命题虽说是“资本论的哲学”,但是就其内容而言,并非是对马克思《资本论》的整体的哲学性考察。该著作是对“资本论”的“商品论”,尤其是以“价值形态论”为主轴所进行的探讨。用广松先生的话来说也就是:“《资本论的哲学》无法穷尽,它的外延更不必待言,然而通过对《商品世界论》的把握,慧眼独具的读者一定能够非常容易地勾勒出作者在《资本论的哲学》中所要表达的主旨”(《资本论的哲学》1页)。
    在上述的前提中,隐含着这样的认识,即“商品论”、“价值形态论”才是“资本论”以及“资本论的哲学”的关键所在。事实上,“价值形态论”不仅是经济学领域中的,也是很久以来包括哲学在内的其他诸多领域中的学者们探讨的重大课题。有很多研究以价值形态论为前提,对其进行应用性的探讨。①不过,那些尝试并非都是成功的,我认为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对价值形态论的理解不够充分。
    因此,本文将围绕“价值形态论”来对广松涉的《资本论的哲学》进行解读。本文中省略了敬称。

一、马克思的“价值形态论”种种

在对广松涉的《资本论的哲学》进行正面探讨之前,首先就马克思的“价值形态论”作一个预备性的确认。
价值形态论,总之,可以说是解释货币生成的逻辑。正如前面已经提到的那样,不仅在经济学领域,而且在其它各种领域中都有对价值形态论所作的形形色色的研究。但是,并不能说那些研究都是成功的,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对价值形态论的理解。进而,可以说马克思的“价值形态论”,形式上存在着三种、内容上存在着两种东西。由于它们之间存在着微妙的不同,因此在讨论中有着错综复杂的感觉。
首先来确认一下形式上的三种“价值形态论”。其中的第一种和第二种都是在《资本论》初版本中所阐述的。前者是“正文”中的“价值形态论”,后者是附在“附录”中的“价值形态论”。在初版的《资本论》同一个版本中,存在着“正文”和“附录”中的两个“价值形态论”。第三种则是《资本论》再版以后的“价值形态论”。②在形式上存在着上述三种价值形态论。为了使讨论简单明了,在此首先提炼一下论点。如果从内容上来加以判断的话,价值形态论存在着两种东西:即,《资本论》初版本的两个“价值形态论”。虽然存在于同一个版本的著作中,内容却截然不同。与此相对,《资本论》再版本中的“价值形态论”与初版本《资本论》“附录”中的是同一个内容。可以说再版《资本论》采用了初版本《资本论》“附录”中的“价值形态论”。对这一点已经有很多学者提到过,是一个共识,没有必要在此再进行强调,只是为了下面的讨论而做一个确认。我在本文的“参考资料”中列出了与之相关的内容,仅供参考。
“价值形态论”虽说是在《资本论》中第一次出现,但却可以在《经济学批判》中发现其萌芽。不过,对于这一问题在此不做探讨。①


88811538bca14bf7571df36b388c7d2a.jpg

二、广松“价值形态论”的构造

(一)广松“价值形态论”的方法论。暂且将对前提的讨论搁置一下,进入本文的主题,即对广松《资本论的哲学》的“价值形态论”作一探讨。在著作中,广松对于第Ⅱ形态及之后的叙述比较简略,与此相对,对于方法论的问题以及“第Ⅰ形态”则展开了反复的讨论。下面对广松的“价值形态论”进行一个解说性的探讨。
    首先,从对他的方法论的回味开始,广松是这样叙述的。
    “价值形态论,尽管可以说是站在‘理论’的立场上的论考,如果这种理论性意识只是停留在如同黑格尔的‘旁观者’(Zuseher)那样对于当事主体进行旁观(zusehend)的话,那么相对性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的区别和对立从一开始就不能得以成立了。……马克思的理论性意识将亚麻商品作为相对价值形态、将上衣商品作为等价形态来进行论考,那是仅限于从亚麻的所有者的视角来进行的。” [1](pp.132-133)
    上述的引用文充分地显示了广松“价值形态论”的方法论。在过去的普遍认识中,将价值形态论理解为是一种用于如何充分地表述价值的逻辑,广松完全颠覆了这一认识。如果将“价值形态论”比作戏剧的话,那么它就是被操纵舞台的“理论”所控制着的,尽管两个对立的当事者已经登场,但如果“理论”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话,那么,这两个对立的当事者看上去则是对等的东西。然而,马克思之所以将两个对立的当事者分别以“相对价值形态”和“等价形态”来加以区别,那被理解为是因为“理论”偏向了某一方所做出的分析。在这种场合下,是站在了亚麻的所有者,即相对价值形态的这一方。
    这样的方法使我想起了宇野弘藏所提起过的方法。宇野论道,价值形态论中所属相对价值形态的商品使人联想起它的所有者的欲望,而广松所谓的“站在亚麻的所有者的视角”这一方法可以说与宇野所提出的方法是相同的。②价值形态论中,“相对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的非对称性乃至对立性是关键性的前提,这一点可以反复强调。从这个意义上讲,广松的这一方法完全可以理解,我想对此给予高度评价。
    但是,由于在接下去所展开的讨论中,他的这一方法并未被很好地加以运用,因此难免产生疑问。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二)广松的第Ⅰ形态。广松在分析“第Ⅰ形态”时这样论述:“……20尺的亚麻布=一件上衣这一事态,作为一个事实问题来说的话,A(亚麻的所有者—引用者)同意将自己生产、属于自己所有的20尺的亚麻交给B,用以换取一件上衣(站在B的立场上来说,则是同意将一件上衣交给A用以换取20尺的亚麻),仅是一件如此简单的事态。”[1](p.139)正如上面所说的那样,广松将第Ⅰ形态规定为A(亚麻的所有者、相对价值形态)与B(上衣所有者、等价价值形态)的两位当事者就交换事宜取得了合意性这一事态。因此,站在A的立场上来看所成立的事态与站在B的立场上来看的事态被视为是相同的。我们将此称为广松的“交换合意性的逻辑”。然而,这样的逻辑能否成立呢?如果假设第Ⅰ形态的这样的交换合意性是成立的话,那么,这件事就此而结束,丧失了向下一个形态移动的必然性。换言之,交换的合意性如果成立的话,那么从一开始就没有了货币的必然性,难道不是吗。
众所周知,宇野是提出了在价值形态论中假设商品所有者这一方法,但那是积极主动地站在相对价值形态一方的方法①。第Ⅰ形态中的A(相对价值形态)的行为,是不管B是否存在于眼前的单方面的行为。对于这种事态宇野论述道“就如同商店里的无论哪种商品都是在用货币买走之前标上它们的价格是一样的。”[2](p.33)。也就是说,那是“交换合意性的逻辑”所不可能成立的事态。
前面强调了价值形态论中的相对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的非对称性乃至对立性,其具体内容可以说就是上述的那些东西。就广松而言,事实上他认识到了这一点,而在此却过分地轻视它了。
接下去,广松进一步分析价值形态,并将劳动问题也放置其中。他说:“对亚麻的生产者、所有者的A来说,无论是他的具体劳动的产品——亚麻布,还是他的生意对象——上衣的生产者、所有者B,还是B的劳动产品——上衣,此时它们都以具体的定在显现在眼前。尽管如此,在当前的关系行为中,对A来说,B被去人格化了,只是das Man。对A而言,有着身体肌肤的B呈现出的是人的劳动主体这一抽象的一般者=类的一个具现。(我将这一上衣生产者、所有者标记为B as [B])。此时,那件上衣作为B as [B]的劳动产品,对于A而言,也是以抽象的人的劳动的一体化而呈现的。(我将这一上衣标记为b as )。以上站在A的视角所见到的事态与站在B的视角所见到的事态有着共轭性。A自身相对B而言,被他性地视作为A as [A],而他的亚麻相对B而言也是被他性地作为a as [a]而映现。就这样,对A而言,对自性而言,B as [B]与他的劳动的对象化产品b as 也就呈现在眼前;对A而言,对他性地(对B)而言,自身作为A as [A]以及作为a as [a]而存在。在这一对自-对他的关系中,b as 通过被视为与a同值这一媒介,无论对A来说,还是a对自(对私)性地,都作为a as [a]被措定。
在这里,a as [a]与b as ,它们中包含了ab的相异性(Verschiedenheit)的契机以及[a] 同一性(Identitat)的契机。并且,在a as [a]与b as 被视为等值的过程中,作为A呈现出这样的现象形态,即对自性地,中的b作为[a]的等价物将价值[a]相对性地表现出来。也就是说,在诸如此类的关联的共时论式的构造中,从A的视角而言,对自性地,自己的商品以相对价值形态,而对方的商品则以原本的现象形态的等价形态而存在。”② [1](pp.145-146)
我同意广松所说的这一点,即“在当前的关系行为中,对A来说,B被去人格化了,只是das Man。”换言之,对于A来说B是谁是毫无关系的,只要能满足自己的要求就行了。回到前面宇野所说的话,商店的商品无论是谁来买,只要有人买就行了。但是下面的问题则让人产生了疑问。
广松论述道:“那件上衣……对于A而言,是以抽象的人的劳动的一体化而呈现的。”真是那样的吗?在这一场合中,上衣确实是B的所有物,但是认为它是抽象的人的劳动的一体化的产物的根据是什么呢?即便B是上衣的所有者,但并不存在B是该上衣的生产者这一必然性。即使上衣是他人的劳动产品,B也可以是上衣的所有者。对A来说,B在“被去人格化了,只是das Man”的同时,b是谁生产的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对A来说,b是谁的劳动产品原本就不需要知道。
使广松产生这样的混乱的原因就在于《资本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在价值形态论之前对商品的二因论、劳动的双重性论,即价值实体论展开了讨论。正如宇野所提到的①,也是我在这里做了若干说明的那样,这一点非常牵强。可以说广松被马克思牵引着进而展开了上述的讨论,其实那样的讨论既没有必要性也是没有可能性。
进而,还有一个疑问。广松论述道:“站在A的视角所见到的事态与站在B的视角所见到的事态有着共轭性。”也就是说,在这里,从A方所见到的事态,从B方看也同样能够成立。这是与前面的“交换的合意性的逻辑”是一样的。但是,正如我在前面已经提到的那样,这样的逻辑无法成立。遗憾的是在此没有见到广松先前所指出的强调价值形态中的对立性的逻辑,不得不认为广松自身也产生了非常大的混乱。
(三)广松的第Ⅱ形态。以上,看到了广松的基本论点,接下去再来看一下他的第Ⅱ形态。广松论述道:“让我们来看一下诸如‘20尺的亚麻布=一件上衣、或者=10镑茶叶、或者=2盎司金、或者=等等’是如何向着无限系列所‘展开’的‘总体性价值形态’。在此,对方无论是B茶叶劳动的主体、还是裁金劳动的主体、还是○○劳动的主体,在劳动的种类上都不是重要的。在与这样的gleichgultig式的他者的对他性中被中介了,现在亚麻布也被对自化。”[1](p.147)这里也产生了几个疑问。正如前面提到的,不能认为对价值形态论的交换合意性的成立这一点所作的定义是正确的,如果那是正确的话,那么,第Ⅱ形态的“或者”还有“=”意味着什么呢?在这里既是针对马克思所提出的疑问,同时也是针对无批判性地对马克思加以引用的广松所提出的。
    也就是说,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广松,都是用“或者”(oder)来完成第Ⅱ形态的价值形式的,这样究竟行不行呢。我在前面提到“交换合意性的逻辑”无法成立,在这里暂且认为是适用的。如此一来,从前面的“交换合意性的逻辑”出发,在这里,与上衣、茶、金等等登场的所有商品都达成了交换的合意性。这样的话,就不应该是“或者”(oder)而应该是“于是”(und)。或者说,亚麻布的所有者,尽管最初与上衣所有者达成了交换的合意,而当茶的、以及其他所有者登场了之后一个紧接着一个地与之达成合意,又将前面的合意一个个地废弃。这只能是一种太奇妙的设定。
    那么,假设运用“交换合意性的逻辑”以“于是”(und)来完成又如何呢。这里同样产生了矛盾。如果按照广松的说法,第Ⅱ形态是向“无限系列”“所展开的”“总体性价值形态”,并将它们用“于是”(und)来加以完成的话,在这里需要有与之对应的无限大数量的亚麻布。这种情况终究无法成立。
    通过以上的论述,无论如何都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广松的第Ⅱ形态是一种毫无根据的猜测。因此,在之后的段落中所引用的与劳动有关的讨论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
(四)广松的第Ⅲ形态。前面我对前两种形态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对于第Ⅲ形态我也不得不指出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将‘一般的价值形态’视为简单的数学公式来看的话,只是将第Ⅱ形态的两边替换一下而已。于是,那些对马克思怀有恶意的批评家们则会说,‘哪怕将左边和右边替换一下,事态应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但马克思却赋予了这样的变化形式以特殊的意义。……’用在空中飞翔的方式来俯视的话,以及从当事主体们的即自性意识出发的话,第Ⅱ形态和第Ⅲ形态是同一件事,然而,以当事主体的视角来看,对分析对自性事态与他性事态的区别和统一的理论来说两者是相异的。”[1](pp.148-149)
    首先讨论一下引用文的后半部分。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广松将“在空中飞翔的方式来俯视”与“当事主体们的即自性意识”视为同一相,而将“理论”视为异相。然而实际上,“在空中飞翔的方式来俯视”与“理论”是同一相,它们与“当事主体们的即自性意识”才是异相。因为,相对的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是非对称乃至是对立的存在,当事者站在哪一方肯定会产生决定性的不同。尽管如此,之所以会产生上述的混乱,恐怕是因为广松被前面提到的“共轭性”的逻辑牵住了鼻子的缘故吧。在这里也同样出现了矛盾。
    再来讨论一下引用的前半部分。广松在第Ⅲ形态中以互换等式的左右边,即以逆转为前提,对之后的事态提出了疑问。但是,难道不是应该问一下为什么等式左右边的互换以及逆转是可能的呢。这是一个可以引发出价值形态研究史上更多讨论的问题①,我们看不到对这个问题的考察是因为对这个问题的考察不充分。如果恶意一点地去推测的话,可以认为之所以无视这一问题,是因为如果涉猎这个问题只能看到左右两边的替换以及逆转原本就是不可能的。广松自身所提出的“相对性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的非对称性乃至对立的逻辑在这里完全被消灭了。
(五)广松的货币形态。以上讨论了广松的第Ⅲ形态。我们也应该来讨论一下有关货币的形态问题,而事实上以价值形态为主体性考察的本书的第7节,对价值形态的讨论在对第Ⅲ形态的讨论后就结束了。有关货币形态的讨论,只在第6节说到了意为“简单的价值形态是货币形态的萌芽”(马克思)这样的话就嘎然而止了。而有关货币的导出的问题则在交换过程论里面(参照第11节)。在广松这里,价值形态论在没有导出货币形态的情况下就结束了,这不得不说是十分不充分的。
(六)小结。下面对至此为止所讨论的广松的问题进行一下小结。广松在重点讨论价值形态的第7节的结尾论述道:“价值形态论的基干性构造,其结果归于下列事态:对A而言b as 对自性地(B as [B] 的生产物)与(对他性的A as [A] 的自己的生产物)a as [a]被视为同值的事态、……即四肢构造的事态。”[1](p.149)
    前面已经看到了广松的价值形态论在没有导出货币形态的情况下就结束了,对我们而言这样的价值形态是十分不充分的,而对广松而言,正如前面所引用的,似乎是价值形态论的结论就在于确认“基干性构造”。而这一“基干性构造”就是“对A而言b as 对自性地(B as [B] 的生产物)与(对他性的A as [A] 的自己的生产物)a as [a]被视为同值的事态、……即四肢构造的事态。”如果那就是“基干性构造”的话,价值形态论岂不是在第Ⅰ形态中就完成了吗。事实上,广松价值形态论的大部分花费在了对第Ⅰ形态的分析上。但是,这样一来,毫无疑问,本来的价值形态的课题就无法得到完成。遗憾的是,对广松的价值形态构造一一加以讨论的话,只能得出上述的评价。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事态呢。在下面的小节中加以讨论。

862b5b144d1b56a58c844aa255d47a9c.jpg

三、 广松“价值形态论”的前提和课题

对于价值形态论,广松是以这样的理解为前提的,并且,在这里面有着固有的课题设定。
下面就此进行一下讨论。
    首先,广松的价值形态论的前提在下面的引用中可以看到。“价值形态论(——引用者)……可以从20尺的亚麻布与一件上衣等值Gleichsetzung的关系是成立的这一所与的事态出发。”①[1](p.132)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广松认为价值形态是交换合意性成立之后的事态。他大概是以《资本论•初版》中“经过长时间的商谈,彼此间终于达成一致性意见,A20尺的亚麻布与一件上衣等值,B一件上衣与20尺的亚麻布等值”[3](p.131)这一段落为依据的。《资本论•初版》中确实是那样叙述的,也能那样去理解。但是,请注意,这个段落只有《初版》中存在。
    如果离开马克思的那段话的话,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将这样的理解作为价值形态的前提不得不进行各种各样奇妙的推测。例如,如果从这一前提出发的话,价值形态在第Ⅰ形态上就结束了,无法导出货币,并且,在第Ⅱ形态中也不得不做出毫无根据的推测。
   那么,为什么广松设立了这样一个前提呢,他的背后可能存在着价值形态的定位乃至课题设定的问题。广松是这样叙述的:“《初版》中,价值形态论的……末尾可以看到这样的话‘证明价值形态是从价值概念中发现的’(《初版》77页)(《初版》的课题设定——作者注)。”[1](p.69)广松援用马克思的话来论述价值形态论的课题“是证明价值形态是从价值概念中发现的”。请注意,这句话只出现在《资本论•初版》中。广松还引用了《资本论•再版》中的价值形态论的课题设定,即他在引用《资本论•再版》中将价值形态论的课题定义为“赋予货币形态起源以轨迹”的部分[4](p.65)的同时,还这样说道:“……如果认为马克思在价值形态论中,只是论述了价值形态的起源的话,那恐怕是对价值形态论的简缩化。”[1](p.69)“……仅从包括附录在内的初版本以及再版本的基本理论构成上来看得话,可以认为它们是相同的。”
    正如在前一个引用中所看到的,广松说将价值形态论的课题仅仅定位于“价值形态的起源”是将价值形态论简缩化。这一叙述是稍有暗含的。也可以说广松一方面同意将价值形态的课题定位于“价值形态的起源”,又主张并不仅仅停留在这一课题上。然而,如同我上面讨论到的那样,广松的价值形态论,并没有导出货币,很难说他涉及了最初的课题。
    这里,可以认为广松所积极强调的先前的价值形态论的课题正是在于“证明价值形态是从价值概念中发现的”(《初版》的课题设定)。即,可以说他所重视的是《初版》的课题设定。
    “《初版》的课题设定”只有在《资本论•初版》中可以看到,它与“《再版》的课题设定”是不同的,这一点我们已经把握住了,而广松却没有。正如在上述的第二个引用中所看到的,广松认为“……仅从包括附录在内的初版本以及再版本的基本理论构成上来看得话,可以认为它们是相同的。”他将《初版》和《再版》中的资本论的理论构成视为相同的东西。我再重复一次,对广松来说,他的认识是“《初版》的课题设定”与“《再版》的课题设定”并不是不同的东西。于是,他将后者“《再版》的课题设定”视为前者“《初版》的课题设定”的延续来加以理解。
如果上面所作的整理是可行的话,那么总结至此为止的讨论,关键就在于如何理解下面的问题。即从《初版》到《再版》,对价值形态的课题以及定位是否发生了变化。以及如何来评价那样的变化。

四、 两个马克思

迄今为止的讨论可以说归结到了上述的这一问题。也就是说,是像广松那样将《初版》与《再版》的价值形态论的课题视为相同,并重视“《初版》的课题设定”,还是将《初版》与《再版》的价值形态论的课题视为不同,并将本来的价值形态论的课题定位在“《再版》的课题设定”上,问题就在于此。
    我们暂且离开对广松《资本论》的哲学的讨论,对上述的问题加以考察,由此我们的观点也可以得到理论史方面的依据。
(一)《资本论•初版》(正文)的构成和价值形态论。让我们按照顺序来看一下《资本论•初版》(正文)。从结论来说的话,《资本论•初版》(正文)的构成,没有分“章”和“节”,在内容上则由“价值实体论(商品的二因、劳动的双重性)→价值形态论→交换过程论→货币论”所组成。货币的导出,可以说不是由价值形态论,而是由交换过程论来实施的,这是它的体系构成的基础。
    之所以这样说根据在于,第一,《资本论•初版》(正文)中的“商品的要素”、“劳动的双重性”中,以蒸馏法来论述价值实体论。当然,要从商品的关系中导出价值的实体原本就是不可能的,可以说在这里也没有成功,但不管怎么说是做了一种尝试。第二,正如广松所引用的那样,《资本论•初版》中,确定了价值形态论是“发现……价值形态”的这一点。也就是说这里提出了“《初版》的课题设定”,而没有设定向价值形态论寻求货币导出的课题。第三,实际上《资本论•初版》(正文)的“价值形态论”的末尾,是“第Ⅳ形态”而非“货币形态”。众所周知,第Ⅳ形态是第Ⅱ形态左右两边逆转导出第Ⅲ形态之后再度逆转后的产物,其结果是很多第Ⅱ形态并存的形态,到达不了货币形态。这里,价值形态论就在这样的第Ⅳ形态处终结了。第四,由于是上述的构成,在导入交换过程论的时候,存在着“向交换过程的“‘移动设定 ’”。这一“移动设定”指的是下面这个部分,即“商品是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两个对立物的直接的统一体。……各商品的相互现实关系就是各商品的交换过程。”①[3](p.94)在这样被导入的交换过程论中,展开了从“各商品的相互关系”中导出货币这样的逻辑。也就是说,第五,进行了用交换过程论导出货币的尝试。用交换过程论导出货币的逻辑是在下面所引用的内容中表现出来的。“……商品的所有者们,过于困惑,立刻陷入沉思。盘古开天地之初就有商业,因此在他们思考之前就已经有了交换。……就这样,商品就成了货币。”[3](pp.99-100)但是,这样的逻辑显然是不足以导出货币的。仅有“盘古开天地之初就有商业”这一逻辑可以说是无法成功导出的。
    总之,《资本论•初版》(正文)由于是这样一种构成,所以进行了在交换过程论中导出货币的尝试,而不是在价值形态论中进行的。
(二)《资本论•初版》(附录)的价值形态论。然而,众所周知,《资本论•初版》的“附录”中存在着价值形态论。“附录”中的价值形态论与“正文”中的价值形态论有着本质的不同,它的末尾处是货币形态。当然,“附录”的价值形态论在货币形态之前的第Ⅲ形态的导出方法上出现了问题,即它提出了“逆转论”,对此已经有了很多的批评,在此暂不介入。
    在此应该注意的是这样一个事态,即围绕着货币的导出已经有了双重的叙述,乃至潜在着矛盾。也就是说,由于“附录”中价值形态论的存在使得货币的导出出现了交换过程论和价值形态论双重逻辑。当然,使其明朗化的还是在《资本论•再版》出现之后,从内容上来看的话可以说在这里就已经产生问题了。
    这样一来,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马克思为何要特意写出让人疑惑的“附录”呢。对于这一点仅仅讨论《资本论•再版》是比较难以弄清楚的,如果回到《经济学批判》,从《经济学批判》出发来考察《资本论•初版》的成立过程则能弄清这一点。②不过在此就不介入了。
    暂且对马克思增加了使得矛盾产生的价值形态论的“附录”这一点进行一下确认。
(三)《资本论•再版》的构成与价值形态论。《资本论•再版》的构成,乍一看与《资本论•初版》相同。当然,《资本论•初版》中没有“章”“节”,但内容上可以说是一样的。《资本论•再版》中很明确是这样一个构成,即“价值实体论(商品的两个要素、劳动的双重性)→价值形态论→交换过程论→货币论”,它继承了《资本论•初版》。限于在这一点上,广松将《资本论•再版》与《资本论•初版》视为相同的东西是正确的。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这里的价值形态论采用了“附录”中的价值形态论,而并没有顾及交换过程论在《资本论•初版》与《资本论•再版》中是同样的这一点。
    这样一来,前面有关货币导出的问题,即重复记述乃至矛盾的问题呈现了出来。在《资本论•再版》这同一部著作中,货币的导入出现在价值形态论和交换过程论两处。围绕这一点,有着很多的解释和讨论,在此暂不介入,但存在着重复记述这一点是公认的。
    因此,应该如何来理解上述的问题则成了必须讨论的问题。即,这样的重复记述是错误的,还是可以从中读出一些东西?我认为,这样的重复记述,并非是简单的矛盾,而是马克思的理论性发展的结果,尽管它是不完善的。也就是说,从《资本论•初版》到《资本论•再版》的过程中,发生了逻辑性的变化,我这样认为。广松对此是否认的,这是我们的对立点。
    我之所以这样理解是基于以下论据的。首先,马克思在《资本论•再版》中大胆采用了产生矛盾的“附录”中的价值形态。可以说如果没有何种意图的话是不会那样做的。
    其次,价值形态论的课题设定在《资本论•初版》中与《资本论•再版》是不同的这一点。这是因为,正如我们前面已经看到的那样,《资本论•再版》中没有《资本论•初版》存在的“《初版》的课题设定”,而加上了强调货币起源的“《再版》的课题设定”。
    第三,这个问题与之前的问题也有关联,也就是,将《资本论•初版》中所存在的交换过程论作为货币生成论而导出的“向着交换过程的‘移动设定’”在《资本论•再版》中消失了。可以这样认为,即它显示了交换过程论本身在《资本论•初版》与《资本论•再版》中尽管是相同的,而其定位发生了变化。
    从结论而言的话,马克思从《资本论•初版》到《资本论•再版》,对货币导出的逻辑发生了方向性的变化,即从“交换过程论”转向了“价值形态论”。这样一来,“交换过程论”就变成了人体中的“盲肠”之类的东西。
(四)小结。在此对本节的讨论作一个小结。如果可以认为马克思对货币导出的逻辑从“交换过程论”转向“价值形态论”了的话,那么这一观点与《资本论•初版》以及广松是不同的,价值形态论的前提是交换合意性成立之后的这件事就不存在了。这也正如前面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交换合意性成立的话,货币就没有了必要,也不需要价值形态论的展开了,或者说价值形态论变成了不可能。并且,那样一来,作为交换合意性的前提的价值实体论也没有必要在价值形态论之前展开了。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我没有就此进行论述,交换的合意性当然是以价值实体论为前提的。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必要将交换的合意性放入价值形态论中的话,作为它的前提的价值实体论也成为没有必要的了。保守一点地说是那样,如果积极地说的话,用“蒸馏法”来进行的对价值实体论的论证原本就是不可能的。无论怎么说,价值形态论完全没有必要将价值形态论作为前提来加以展开。从这一意义上来说,《资本论•再版》也存在着很多不充分的地方。
     我们已经看到,即便《资本论•再版》显然也是错综复杂,在这一阶段中可以说存在着两个马克思,即旧版马克思和新版马克思。那样一来,《资本论》必须积极地对应新的马克思所指引的方向。理应从价值形态论中谋求货币的导出,将该方法一元化,而不是交换过程论。换而言之,在商品、货币论中不需要交换过程论想应该是“商品的二要素论(不包含价值实体论)→价值形态论→货币论”这样的构成。

dd9a2917bcb2612eef8eec07e309f649.jpg

五、结语
   
《资本论的哲学》的主要对象是价值形态论,因此我以此为中心进行了讨论。通过上述的讨论,可以说广松在把握马克思所指示的价值形态论的积极的方向这一点上失败了。他固执地坚持了旧版马克思的逻辑。尽管错综复杂,但马克思从《资本论•初版》正文、《资本论•初版》附录到《资本论•再版》对价值形态论的内容以及定位都进行了更改和改良,我不得不指出,对这一点广松没有做充分的考察。假如在《资本论的哲学》中明确了这一点,那么就会由我在本文的开头所提到那种逻辑来加以贯穿,即强调“相对的价值形态”与“等价形态”的非对称性乃至对立性。
    尽管如此,广松所提出的方法有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他的方法的最大功绩可以说,正如我在文章的开头部分所讨论的那样,他提出了从与学理相对立的当事者的关系出发展开价值形态论的方法。实际上,在到此为止对广松的疑问和批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基于他的这一方法的。
[附记]
    本论文很大的部分是对广松理论的批评,但这并非是对广松的否定。说到底只是理论上的问题。较之那些毫无价值的追捧式的论文来说,广松先生还是更能接受我这样的批评吧。在广松先生生前我在多次研究会上见过他,但那时候我还太不成熟,所以无法与他对等地讨论。如果广松先生还活着的话,我想我会带着本论文与他直接讨论的,但现在这已经是不可能了,真是万分遗憾。


参考资料:
A《资本论•初版》(正文)中的价值形态论
第一章 商品
   (1)商品
    [商品的二要素]
    [劳动的双重性]
    [价值形态]
    Ⅰ(第Ⅰ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
    Ⅱ(第Ⅱ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 =u重量的咖啡 =v重量的茶 =x重量的铁
=y重量的小麦  =等等
    Ⅲ(第Ⅲ形态)
           一件上衣=20尺亚麻布
           u重量的咖啡=20尺亚麻布
           v重量的茶=20尺亚麻布
           x重量的铁 =20尺亚麻布
           y重量的小麦=20尺亚麻布
           其它 =20尺亚麻布
    Ⅳ(第Ⅳ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 =u重量的咖啡 =v重量的茶 =x重量的铁
=y重量的小麦=等等
一件上衣=20尺亚麻布=u重量的咖啡 =v重量的茶 =x重量的铁
=y重量的小麦 =等等
         
u重量的咖啡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v重量的茶=x重量的铁
=y重量的小麦=等等
[商品拜物教]
〈向交换过程的“移动设定”〉
(2)诸商品的交换
(3)货币以及商品流通
B《资本论•初版》(附录)的价值形态论
      Ⅰ(第Ⅰ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
Ⅱ(第Ⅱ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10磅茶叶=40镑咖啡=1品脱小麦=2盎司金
=1/2磅铁=等等
Ⅲ(第Ⅲ形态)
        一件上衣 =
        10磅茶叶 =
        40磅咖啡 =
        1品脱小麦 =          20尺亚麻布
        2盎司金 =
        1/2磅铁 =
        x重量的商品A =
        其它=
Ⅳ(货币形态)
        20尺亚麻布 =
        一件上衣 =
       10磅茶叶 =
        40磅咖啡 =               2盎司金
        1品脱小麦 =
        x重量的商品A =
        其它  =
C《资本论•再版》的价值形态
第一章 商品
第一节 商品的二要素
第二节 劳动的双重性
第三节 价值形态
               A(第Ⅰ形态)
                 20尺亚麻布  =一件上衣
               B(第Ⅱ形态)
                 20尺亚麻布=一件上衣=10磅茶叶 =40磅咖啡=1品脱小麦=2盎司金=1/2磅铁=等等
             C(第Ⅲ形态)
                 一件上衣  =
                 10磅茶叶  =
                 40磅咖啡  =
                 1品脱小麦  =          20尺亚麻布
                 2盎司金  =
                 1/2磅铁  =
                 x重量的商品A =
                 其它  =
             D(货币形态)
                  20尺亚麻布  =
                 一件上衣  =
                 10磅茶叶  =
                 40磅咖啡  =
                 1品脱小麦  =          2盎司金
                 1/2磅铁  =
                 x重量的商品A =
                 其它  =
第四节 商品的拜物教
〈无向交换过程的“移动设定”〉
第二章 交换过程
第三章 货币以及商品流通

参考文献:
[1] 广松涉.资本论的哲学[M].日本:现代评论社,1974.
[2] 宇野弘藏.宇野弘藏著作集:第1卷[M].东京:岩波书店,1973.
[3] 马克思.资本论•初版[M].冈崎次郎译.日本:大月文库,1976.
[4] 马克思.资本论•再版[M].全集刊行委员会译.日本:大月书店,1968.
[5]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9)[M].武田,等译.东京:岩波文库,1956.
[6] 巴苏卡尼士.法的一般理论与马克思主义[M].稻子恒夫译.日本评论社,1958.
[7] 青木孝平.资本论与法原理[M].东京:论创社,1984.
[8] 浅田彰.构造与力[M].东京:劲草书房,1983.
[9]今村仁司.暴力的意识形态[M].东京:劲草书房,1982.
[10] 宇野弘藏.资本论五十年(上下)[M].东京:法政大学出版会,1970-1973.
[11] 宇野弘藏,向坂逸郎,编.资本论研究[M].东京:至诚堂,1959.
[12] 大内秀明,樱井毅,山口重克,编.资本论研究入门[M].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76.
[13] 柄谷行.马克思的可能性的中心[M].日本:讲谈社,1978.
[14] 田中史郎.商品与货币的逻辑[M].日本:白顺社,1991.
[15] 田中史郎. 价值形态论的现在[J],状况与主体.日本:谷泽书房,1999第208号.
[16] 田中史郎. 商品论的探讨[J].半田正树,工藤昭彦,编.读现代的资本主义.日本:批评社,2004.
[17] 降旗节雄.解开货币之谜[M].日本:白顺社,1997.
[18] 三浦勉.日语是何种语言[M].1967.
[19] 吉泽英成.货币与象征[M].日本:筑摩学艺文库出版,1994.
[20] 吉田宪夫.读广松涉[M].东京:情况出版社,1996.
                                  (作者单位:宫城学院女子大学)
赵仲明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1544论文

排行榜
  • 城市规划学刊 Urban Planning Forum 核心期刊 JST CSCD CSSCI 基本信息 曾用刊名:城
    5290
  • 石家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基础信息: 《石家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是经国家批
    5040
  • 协和医学杂志 Medical Journal of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 基本信息
    5000
  • 中国电机工程学报 Proceedings of the CSEE 核心期刊 SA JST Pж(AJ) EI CSCD 基本信
    4650
  • 投稿邮箱: 刊物级别: 国家级期刊征稿日期: 10起 期刊类型: 月刊预计出刊: 10月底11
    4280
  • 方永进1 陈重学2 艾新平1 杨汉西1 曹余良1,*(1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武汉43007
    3760
  • 计算机学报 Chinese Journal of Computers 核心期刊 SA JST EI CSCD 基本信息 主办单
    3230
  • 东方法学 Oriental Law CSSCI 基本信息 主办单位:上海市法学会;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
    3130
  • 中国食品药品监管 China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Magazine 基本信息 曾用刊名:
    3070
  • 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Journal of Heilongjiang College of Education 基本信息 主办单
    3050

关注期刊网: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手机二维码

投稿邮箱:

bj@shuziqikan.com

主管单位:北京中科育德文化院

主办单位:数字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10-86203157

Email:3273964430@qq.com

Copyright   ©2008-2018  中国数字期刊网Powered by© shuziqikan.com      ( 京ICP备17043958号-1 )